Older posts


  1. A New Chapter

    终于找到时间来重新写东西……于是这个废置了两年的 blog 再次复活了。

    在这两年里,我在网络上得到了一些亲密的朋友,其中包括我喜欢的女孩子。他们给我带来了许多我不曾想象过的兴奋、惊奇、得意、感动和欣喜,或许也在让我向自己不曾想象过的方向变化着。无需赘言我乐于接受。

    因为我知道,正是他们的存在,使我的这一段人生显得不那么荒芜,使我得以不为自己的成功缺失而陷入自我厌恶。——是的,我仍然没有让自己满意地在想做的事情上取得进展。虽然一度看起来似乎向着 freelancing 迈出了真正的脚步,可是还是被懒惰和享乐主义的惯性打败,回到原点。终于,我相信了仅凭自己的力量不能改变局面;我需要借助外力。

    所以我离开家,来到了上海。看起来我来对了地方:尽管在 Strikingly 开始工作还不到三个星期,我已经听到生命中停滞的时间再次开始流动的声音。也许这次我真的能让自己开始做到一些事情了。很多事情。

    Yes, you have done yourself a favor. Now be glad. Welcome to the ...

    ●●●
  2. 想做的事

    I will not die until I achieve something.
    

    ——这是 2001 年的射击游戏「斑鸠」里的一句话。这个游戏与许多别的日本游戏一样有着蹩脚的英文翻译,但是它的不同寻常的剧情文本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简短却厚重、沧桑,震撼人心。如果你能读日文,又偶然有机会看到提取出来的「斑鸠」文本,你一定不会马上想到它出自一个区区的射击游戏

    与我喜欢的这句话正相反,我的刚刚在十个月前结束的校园生涯是用下面这句话概括的:想做的事、想成为的人,最终没做到。如果人生是个 galgame 而且到此为止,这绝对是个 bad end 无误,或许在我高中第二年前后的刺眼对比下还颇能渲染出点意境来。好在人生不是 galgame,而且我还这么年轻。想到这里的感觉像极了从恶梦里醒来、发现自己五体俱全时那种被救赎的感觉 = =

    所以,我决定在这里列下自己强烈希望在 29 岁之前能做到的事。这个 blog 我会一直维持下去 ...

    ●●●
  3. 于是搬过来了

    从最初就计划这么做了——把 blog 搬到自己的网站来。但是由于各种理由一直没有实际行动(其实除了懒就没有很多别的理由了 xsk),最后干脆任它荒在 wp.com 上。后来偶然看到 H 君的个人站,心里某个开关噔地一声响(喂),迅速地买了个 .me 域名,找地方申请了免费空间,然后这个 Kagome Kagome 就上线了——虽然,如你所见,它是空的 xsk

    WordPress 果然没有辜负我最初的期待,迁移过程真的简单无比。之前还犹豫了一下,是否要换到近来人见人爱的 Jekyll 或者 Blogofile,但是试着在我的 Windows 上安装了 Blogofile 之后马上就咸湿哭了——这些新玩意还是有待成熟啊 = = WordPress 虽然在各种地方被抨击得体无完肤,但 state-of-the-art 毕竟不是徒有虚名。我喜欢抱大腿。

    这几天在做 app ...

    ●●●
  4. 再次开始写东西

    从什么时候起,这个 blog 俨然被抛弃了。在这期间,我独自生活,每天面对「给自己指定的目标」、无尽的娱乐资源和多到溢出来的自由时间。我以为在这些时间里和这样的条件下,我可以做到几乎任何想做到的事——

    但是我错了。事情按照这个世界的固有规则发展下去,而不是按照我的盲目乐观的脚本。在真空中工作终于是不行的:没有有效的激励和约束力,我的意志力不足以让我在该做的事上投入足够时间。

    好吧换成白话:我把时间浪费了,因为懒惰和软弱。以上。(跪

    所以重新开始在这里写东西吧。在这里记下我有意义的活动,发现和想法,学到的新东西,还有快乐和不快乐的时刻我在想什么。虽然从来就没有很多人会看到这些,但我相信这样在公开的空间发表文字本身对我的影响是好的。它迫使我对自己保持诚实,而这对我也许是至关重要的。

    ●●●
  5. Trails in the Sky

    好久没来更新 blog 了。为了表示这里的主人并没有因为坠机或者爆炸而意外死亡,今天来随便写点什么吧。

    学校:大四最后一个学期果然就像之前所有人所说的,根本没有任何必要再呆在学校了。偶尔回到寝室,也不过是看看直到最后也不思进取的室友们(……),随便聊些不疼不痒的话,然后办了该办的事离开。俺の大学生活は所詮そういうものだ。不管是好是坏,这样的大学生活也马上就可以成为历史了。

    家里:过年那段时间真是——折腾死我了,折腾死我了。折腾到连来 blog 扯点东西的心情都没有,想要继续练习同人绘也再度放弃了。不过我还是足够幸运的,因为最后终于谈妥了无论如何保证我毕业后一年时间全力尝试独立开发者的道路,不再给我任何无谓的压力和干扰。这就好;一年就够了,如果一年都不够我也就真该放弃。其实现在看来果然还是有希望的 w

    ACG:新番除了小圆全都弃了。不是没有时间——我怎么可能没有时间——而是没有正当性。没有许可。而且我对老板键已经厌恶了(果然那个太猥琐了不是么 =。=)嘛,因为放弃宅兴趣是前述「谈妥」的条件之一所以没办法啦……而且我从心底也并不很反抗,毕竟贪图享受(写日记的时候用的版本是「苟且偷生」=..=)是导致我几年前戏剧性陷入窘境而且一直再起不能的一大原因,这个我自己很清楚 ...

    ●●●
  6. 打起精神来吧孩子

    眨眼间我的「最后一次期末考」就过去两个星期了。当然如果考研不失败的话它还不是最后一个……话说研究生有期中期末考这些东西吗?O_o

    不幸的是考完回到家还没把凳子坐热,笔记本就又抽风了,然后送回售后。然后这个等待着电脑的整整一星期可真熬死我了 =。= 为了不过得太空虚,抱着 Echo 送的英文福尔摩斯全集猛读——还有初中刚结束时买的一本《Delphi 6 Developer's Guide》。终于两天前修好拿回来,就是有点不晓得从现在到下次送那地方去中间能撑多久 =皿=

    然后把安装的 wxPython 从 2.8 更新到 2.9。有一个非常让人满意的改进:所有控件的默认字体终于能与 Windows 的设置一致了:在英文环境下 Segoe UI,中文下雅黑,而不是之前的不分青红皂白一律 Tahoma。说实话,Tahoma 刚面世的时候我喜欢极了这字体——但是无奈到了 ClearType 的时代它就显得那么丑。

    总之着急是没有用的。做不到的事不要勉强自己去做;能做到的事就一步一步确实地做完 ...

    ●●●
  7. Hello World 2011

    恥の多い一年を送ってきました。

    ——欠抽的句子,但是放在这里并非不合适,虽然我这样的小角色丢到太宰旁边完全可以作为一个误差值被忽略掉。

    这一年来我都干了些什么?最初是连自己都不知道想干什么地准备 GRE 和托福;到了三月,突然醒过来似地发现我没办法解决 GPA 过低带来的障碍;然后自暴自弃地大闹了一场,宣布学业就到大学毕业结束,从四月初开始「写软件」;偏执狂似地试图把学校和学校的人全忘掉,或者从生活中抹去,或者竭尽所能地最小化;从每周末回家两天变成每周回家四天,终于变成每周在学校只呆一天。

    但是我都写出来什么?什么都没!我只是把使用的语言从 C 换到 C++ 再换到 Python,把使用的库从 Windows SDK 换到 wxPython。直到现在这一年俨然已经过去,带上注释一共才憋出来 358 行代码:一架几乎什么像样的事都还做不了的四肢不全的骷髅。

    在这大半年里难道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吗?自然不会。我只是无谓地随着兴趣关心各种各样的东西又扔掉。C++,Java,Objective-C,Ruby,Smalltalk,甚至 Common Lisp ...

    ●●●
  8. 无题

    总之,无法继续容忍只能充当内容消费者的自己了,仅此而已。

    哪怕进展很少很慢也好,我想看到时间的河流能沉淀出一些「自己创造的东西」。人毕竟不是为了旁观而生在这世界上的——那是神的特权。

    这段时间我都关心了什么?直接把关键词丢出来的话就是 GNOME panels,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Rhythmbox,Vim,byobu,パンドラハーツ,Baroque music。

    但是流水帐是没有意义的。我的日常是完全无足轻重的,因为我还什么都没有做。什么地方都没有去,什么圈子都没有加入,什么人都没有结交。所以暂时让这里静下来吧。

    ●●●
  9. 觉得自己很蠢

    如题。

    自己为碌碌无为的一天感到悔恨却把火发到爸妈身上算什么啊!现在把房间的门关的紧紧的,闷在里面想大喊,又想哭。我真是丑透了。

    最亲密的基友前一段时间遭遇大件挫折,每次向我倒苦水时亏我都能站在自以为的高处,像模像样地安慰、批判、引导——俨然我已经是尝过大起大落的过来人。但是到头来,我也不过是另一个总是忘掉自己在追求什么、只按照本能去追逐那些无所谓的兴趣、面对学校啊毕业啊什么的却想尽借口去无视的、什么都做不到的可怜的动物。

    啧。

    ●●●


Page 1 / 3

Powered by Pelican, custom theme.

© 2010-2014, Rechtar.


Links: 琉卡 凛曜